如您所见,这里只是一个后花园……

Archive for 四月, 2010

一篇被墙的报道而已

观者自行寻找意义,咱不说话。

 

花钱买平安 越维越不稳 清华学者:官方应转变维稳思路和模式

 

● 于泽远 报道

北京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近日发布报告,指中国各地陷入“越维稳(维护社会稳定)越不稳”的怪圈,建议官方转变现有的维稳思路和模式,维护宪法所赋予的公民合法权利,认识到“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中国青年报》报道,这份题为《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的报告指出,近年来,随着“维稳基金”在各级政府中的普遍设立,“花钱买平安”的权宜性治理方式也普遍起来,就是所谓“人民内部矛盾用人民币解决”。在实际操作中,往往只凭负责官员的个人判断,其所体现出的政府行为明显缺乏原则性和规范性,“往往忽视、扭曲甚至排斥法律的作用”。

  这一恶性循环也表现在,“民众被提供了一种误导性的预期:如果你想让你的问题得到解决,就得制造点‘威胁稳定的事端’;如果你连‘稳定’都不会威胁,你的问题就别想得到解决”。一些群体或个人只能采用法律外的方式、甚至暴力来表达和发泄不满,也就是俗称的“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导致社会矛盾越加激烈。

  报告指出,官方稳定思维的最大误区之一,是将民众的利益表达与社会稳定对立起来,将公民正当的利益诉求与表达视为不稳定因素,通过压制和牺牲弱势群体的利益表达,来实现短期内的社会稳定。官方应当改变目前社会利益关系严重失衡的局面,并为社会不满情绪的宣泄提供制度化的管道,促进民间组织的发育,形成化解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社会性机制。

  近年来,群体性事件增多成为中国社会的热点问题,2008年贵州瓮安事件、2009年湖北石首事件都曾震动中外,而各地经常发生的民众阻断交通、围堵政府等抗议行动更是层出不穷。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李培林认为,中国在加速发展和转型过程中,积累了很多历史上的矛盾和问题。比如企业改制、房屋拆迁、土地征用、集资等等,这些事情当中都向民众欠了很多债。这些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造成的民怨太深,一旦出现突发性事件,就容易造成群体冲突。

  而面对群体性事件,地方政府大多仍采取“运动式治理”模式。在于上级“零指标”和“一票否决”的巨大压力下,只要进入“敏感时期”或者遇到“敏感事件”,地方政府就大规模动员,各个部门齐上阵,力保辖区平安。“一切都要给维稳让路”,是不少地方出现过的行政实况。这种维稳模式需要大量人力、财力投入。2009年中国公共安全方面的财政支出增加了16%,今年将再增加8.9%,增幅已超过国防开支增幅,总金额也逼近国防开支,将高达5140亿元人民币(约1142亿新元)。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报告指出,面对表现形式比较激烈的社会冲突,一些地方政府往往轻率地把警力推到第一线。这不仅无助于矛盾化解,有时反而引火上身,造成警民对立、干群对立,使政府处于敏感而脆弱的位置。

  报告认为,这种维稳模式不仅严重增加成本,而且会破坏全社会的是非观、公正观等价值理念,在道德正义上削弱了政府形象,非但不能促进社会公平,反而加速了社会基础秩序和社会价值体系的失范。长远来看更为不利的是,为完善市场经济和构建和谐社会所必须进行的一些重要改革,往往由于担心造成不稳定而被束之高阁。

  报告提出了新的稳定思维的关键之点:“就是转变政府职能,建立有限政府,避免政府在社会矛盾中处于首当其冲的位置,强化政府作为规则和程序制定者以及矛盾调节和仲裁者的角色;强化和完善解决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法治机制,使法治成为解决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长效的制度化手段。”

  报告还呼吁破除普遍存在的“不稳定幻象”,指出中国尽管存在许多矛盾和冲突,比如腐败、贫富差距等。但总体而言,酿成大的社会危机和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并不大。现在许多部门和机构都有一份不稳定因素排查表,把日常生活中许多正常的、与稳定问题毫无关系的矛盾和冲突都列入,甚至有中学也列出一份长长的排查表,将同学之间的小矛盾、学生对伙食的意见,也列为“不稳定因素”。

  报告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提供了通过制度化方式解决社会矛盾的资源,而政治框架的基本稳定则提供了解决社会矛盾的政治基础。更为重要的是,在经济发展、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社会中,人心思稳。尽管中国不同利益群体呈现出更大差异,社会矛盾错综复杂,但绝大多数人不愿意用“折腾”和“动荡”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PS:这文章被墙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啊。明显跟官老爷们唱反调,太不水产了。

Advertisements

说实话并不丢面子

应该说天朝的媒体们还都算官老爷们眼里的良民,顺着官老爷们的话茬说话,真实不真实就是其次了,什么事都往好听的说,什么问题都能盖住就盖住了,至少绝大部分媒体都是这样的。就好像说实话实在是太丢份了,赞歌和麻药充斥着媒体,掩耳盗铃的样子反而是在外人面前丢光了脸面。

看量条有关SB会的新闻吧,顺便说下,墙内看不到这两条新闻,因为伟大的GFW最近生理期,屏蔽面明显增加。

 

上海世博园试运行首日 场面较乱

上海世博倒数10天

(上海、香港综合讯)上海世博园昨日开始试运行,重点检验世博园区内各项运营活动和运营保障准备情况,有媒体报道形容,试运行首日场面有点混乱。

5月1日正式开幕前,世博会共将举行六次试运行,每次的人数不等,游客身份也有所差异,以进行大规模人流的“压力测试”、“高峰测试”和人数较少的贵宾接待、媒体专场演练,还有多家旅行社参与的组团游演练等。

当局昨天原本预期接待的游客人数为20万人,不过有工作人员估计,由于天气阴霾、有细雨,昨天入园人数应该不到20万人,可能只有11万人左右。

中国馆一天5万名额

一小时内满额

综合媒体的报道,中国游客入园后都纷纷涌向中国馆,以致中国馆的预约机旁一早就排起了几百米的长队,而且开园后短短一个小时里,中国馆一天5万个参观名额几乎全部满额,连工作人员都感到吃惊。

有记者亲自体验后写道,从排队开始,到拿到预约票,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由于人太多场面混乱,不少人在中国馆排队入场时不知道何处是龙尾,违规通过围栏的空隙进场。

港记者得买黄牛票

此外,有游客分别投诉,有预约机器因为人太多而坏了,他们在快餐店前排队很久都买不到东西吃,一些预期的活动也因为下雨取消了……更有香港记者传出,他们得买黄牛票,才进得了场采访。

有报道说,多数入园的游客,主要还是前往中国馆。由于部分游客事先没有做“功课”,因此大量时间花在园区里“瞎逛”。世博局估计,游人每天可看两三个热门展馆,另加五六个其他展馆。

除了邀请部分来自其他省市的代表,有近80万上海市民得到世博门票,在开幕前为世博会提意见、出主意。受访的民众昨天都纷纷表示对上海举办世博感到骄傲、高兴。

 

PS:最后面的标准格式太显眼了,就好像“今天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啊”一样。

 

世博会试运营 最大考验是排队和食物

● 陈迎竹

上海特派员

接近中午从上海地铁9号线搭一站,在肇家浜路站转7号线时,站内人并不多,列车也不拥挤。和前一天比起来,昨天的试运营人数少,而且过了上午的高峰期,地铁比较顺畅。

7号线是通往世博园区的五条地铁线之一,地铁当局根据前天首日的经验,提醒民众8和9号线入园客流较高,建议使用人流较少的4、6和7号线,同时避开高峰时间入园。

到了后滩站,上来三名提着饭盒的年轻警察,显然也是为了任务入园。

前天开始,上海街头明显多了许多警察和巡逻车,尤其是热门旅游地点和热闹地区;每一个地铁站口都有两名武警站岗。安全似乎是滴水不漏了。

在7号线的耀华路出站,那是浦东的6号园区入口,通往园区的地下道站了一整排的武警。地面也可以进园,同样站满武警。

前天起的试运营,通过每天不同人数进场的情况,测试各种可能状况,随即设法改善。但世博局昨天并没有透露测试的结果等信息。试运营期间的人流,主要是受邀的民众,其中以上海市民为主,据说特别是受世博动迁等影响的人群,当然也包括基层组织工作者。

昨天邀请的民众少了很多,因此从外面向园区看进去,人潮稀疏。倒是地铁站出来的马路和广场,有许多民众流连。不少本地和外地人特地过来看是不是能进去,但知道没有证件和门票不能进去之后,就在周围拍照、逗留了好一会儿。

有参观完的民众表示,里面公共设施还不错,但开的馆很少,他们只看了美国馆。

连着两天都有民众表示可参观的馆不多,前天估计有十来万人参与试运营,应该不及当局预定的20万人。但是即使远远少于规划中的每天40万人甚至60万人,意大利馆外玻璃据报还是被人潮挤爆,园内无论上厕所、吃饭、坐公交车都大排长龙,不少民众表示各种不满,尤其是找吃的不容易,一些人甚至对媒体表示只能饿着肚子。

世博园区规划了可同时供4万人用餐的空间,不包括各展馆自己的用餐点。但一般人用餐时间差不多,以每人用餐并休息一小时来说,可能仍远远不足以应付人流需要。世博园区不准参观者带食物和饮料入场,而且据知情者透露,当局对安全问题近乎草木皆兵,对园区内的餐厅在食材数量和刀具数量方面,都有所管制。目前不知道世博局会不会因此调整规定。

昨天记者在场外所见,不少老人家搭地铁到园区入口,少数甚至已经手脚颤抖,行动迟缓。据指出,前天的试运营,园内还发生老人跌倒、头破血流的情形,所幸有急救站及时救治。网上民众照片显示,许多景点出现人挤人的情况,对老人尤其危险。

也有民众表示,一些展馆的内容并没有电视上看到的精彩,有点失望,但园内工作人员态度非常好,让参观者的心情稍微得到平衡。

至今为止,排队秩序和餐饮是主要问题,而且看来并不容易解决,一般预期世博局在未来十天应该有改善的方案出炉。《明报》昨天就引述上海世博局新闻宣传部长徐威说,世博开幕前夕发现问题属“正常”。他说,世博局会在未来数星期与各方磨合,确保世博开幕及场馆投入运作后,不再出现混乱。

 

PS:这两篇报道大概是因为与CCAV为代表的主流媒体大唱赞歌的轮调有点不水产,所以被墙了。

最后来张图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有些事不能说的太细,毕竟现在动不动就跨省太危险。

钱都花冤枉了

先来看一段新闻:

 

BBC民调:中国国际形象改善不大

(2010-04-20)

(伦敦讯)英国广播公司(BBC)国际台赞助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中国国际形象在过去一年并没有明显改善。

调查发现,全球41%的人认为中国对国际社会是正面的影响力量,38%的人认为中国是负面影响。

BBC国际台委托民意调查机构Globe Scan和美国马里兰州大学,对包括中国在内的28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万人,进行了问卷调查。

除中国外,有12个国家对中国有正面印象,12个国家对中国感觉负面,另外3个国家正负双方基本持平。与去年相比,中国国际形象改善不大。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国的国际形象在过去一年出现显著改善,已经超越了中国。

 

过去的一年里天朝的官老爷们没有少在面子工程上砸钱,天朝的各种官方媒体整天也是宣传天朝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正在与日俱增,说得好像世界人民们都已经跨入了不看美帝看天朝脸色的崭新时代,水产的天朝马上就要拯救世界于水火了一般。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天朝人民出国去照样要受各种歧视和盘查等等,所谓的落地签证之类的能体现出接纳性的政策依旧与我天朝无关。

有人说或许这是国外恶势力故意整出来用来黑天朝的数据,不过BBC既然能成为世界知名媒体而CCAV则不能就说明了至少BBC所说的绝大部分是公正的事实,而不是粉饰过头的赞歌和麻药。如果您还依然要活在天朝独大的美梦里不愿醒来那咱也没话说,只要您老老实实自己做梦别出来宣传夜郎自大的思想祸国殃民就好。

把自己看的太重是飞不起来的,正视自己与别人的差距才是前进的动力。

【转】韩寒:快来吧,快走吧

最近,老是有媒体要关于世博会采访我,我觉得很为难,如果我赞美他吧,估计我良心不安,如果我批评他吧,估计我寝食不安。鉴于世博会将要开幕,我就在博客中集体回答关于世博会和上海的任何问题,以下便是我的态度,以后类似的问题就不要问我了。

1:你觉得世博会会给上海,给中国带来一些什么?你能用什么来比喻一下世博会呢?

答:我觉得不是世博会会给中国带来什么,而是中国会给世博会带来什么。因为本来世博会并不是一个规模如此大的展会,随着信息的流通越来越便捷,世博会正在渐渐式微,是中国将世博会升格了。如果一定要比喻的话,有点像某些在国内非常火的品牌,经过了宣传,你穿在身上觉得牛逼的不行,奢华的不行,出国一打听,原来是二线的。

2:那你如何评价世博会的吉祥物——海宝呢?

答:我认为海宝是一个让人非常头疼的东西,暂且不说海宝的形象如何,但是当时大家看到的海宝都是平面的,这给那些要将海宝立体化的人出了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那就是海宝的背面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海宝有没有尾巴,有没有屁股,有没有股沟,这些都是未知的,所以我们看到的在城市中矗立的海宝雕像,正面都是一样的,但是背面你可以发现,有的海宝没有股沟,有的海宝有股沟。但是最近以没有股沟的海宝居多,因为股沟已经宣布离开中国了。

3:世博会的会馆等结束以后就要拆除,你认为这个浪费么?

答:我认为不浪费,当时动迁,我们国家自己建设会馆,帮别的国家建设会馆,杂七杂八政府化了不少钱,这些会馆留在上海也没有用,也不能当成政府办公楼,拆了平整平整,好把这一大块地给卖了做房地产,所以到最后,其实这届世博会既不是政府开的,也不是企业开的,而是房奴和炒房客们开的。

4:那既然如此,为什么政府还要留下几个展馆不做拆除呢?

答:当然不能全拆了,全拆了这块地就不能叫“世博板块”了,到时候就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5:有一些人反应世博会期间,外地车辆进上海,需要排队检查,经常拥堵几公里,排队两三个小时,你认为有更好的办法么?

答:这个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政府防贼,防恐怖分子,防反动势力和防老百姓这四防是处在同一个安全标准的,虽然我也不好说每辆车每个人都安检到底是在防谁,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是坏人,我一定不会乖乖的在安检口抱着炸弹等着接受检查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边界不像国界线那么严密,很可能相隔的就是一块稻田,有心的话很容易进出,我不认为这样的安检能检查出一些执意要干坏事的人。但也许政府觉得这样显得比较有威慑力,让坏人闻风丧胆,那大家就活该排队吧。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支持更好的安保,只要你政府估算好了得失,我愿意接受任何的安全检查。间接为了世博会,这个城市已经有不少人被工程车辆所害,所以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的生命会因此堪忧。

6:你认为世博会会为上海吸引多少的游客?

答:这个我不好说,专程为此而去和顺便到此一游是不一样的。官方说这半年里会有六千万人次来到上海,不过我估计,上海本身就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个城市,就算没有世博会,在那半年里也会有五千九百万人次因为别的事情来此来到上海吧。反正如果我去国外旅游,这个国家正在举办不举办世博会并不对我的行程产生任何决定性的影响,可能外国人没见过什么世面,都想来看看吧。当然,我身边也有不少朋友是期待世博会的,他们都希望去看看,这些我也非常理解。世博会的场面应该会很大的,因为中国人天生都喜欢赶集,车展都有那么多人看呢。当然,我也非常能理解很多上海人希望世博会早日召开,因为如果有很多外国游客或者外地游客的话,他们可以展示给游客们看,我们上海是多么厉害的一个城市,房价五万一米,停车二十块钱一小时,油价超过一美元一升,看病吃饭坐车买东西什么都贵,生活成本是你们的五倍,工资是你们的五分之一,但我们活下来了,还欢天喜地高高兴兴的迎接五湖四海的游客。他们才是这个城市里最牛逼的展览品。我建议挑选一些市民代表作为艺术品陈列在中国馆里。

7:如何评价上海这个城市。

答:我出生在这里,我始终热爱这里,希望这个城市真正美好,虽然我的老家已经被严重的污染所占领。公正的说,如果你有钱,上海是个好地方,无论是购物,规模,消费,玩乐,上海都不错。从经济上,总体来说,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这里是老百姓的地狱。

但是上海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地方。别的国家大都市,你可以说,我们这里有什么建筑,什么酒店,什么大街,什么豪宅,这些上海市的领导也可以自豪的宣布,我们这里也有,但当人家要说,我们这里有什么作家,什么导演,什么艺术家,什么艺术展,什么电影节,上海的领导就没话说了。

8: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呢?

答:发展真正的文化就必须放开尺度,放开尺度必然百家争鸣,百家争鸣必然开启民智,这是多么糟糕的一件事情啊。

9:官方一会说转基因食品无害,一会说要严禁在世博园区里出现转基因的食品以免外国人误食,这是一种自己对自己的歧视么?

答:胡说,这明明是一种自信,是对我们中国人虎躯的一种自信,我们天天呼吸着这样的空气喝着这样的水,都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家老外喝一口农药就死了,我们要喝三口才死。所以你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碎碎念:

一如既往的犀利和不留情面。祭祀字。

【转】小诗一首

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所所索命,蹊跷死因,日新月异,试问何处寻公理!
工商局,税务局,城管局,局局逼人,苛捐杂税,国人齿冷,跪求上天救苍生!
黑医院,黑法院,黑检院,院院认钱,权钱交易,层出不穷,贫民百姓盼天明!
教育局,卫生局,人事局,局局据理,收钱办事,上床升职,岂非是天经地义!
大医院,小医院,卫生院,坑蒙拐骗,东邪西毒,跨越时代,敢和砒霜比高低!
检查院,高法院,中医院,院院受贿,神奇脱贫,千奇百怪,敢问哪里有公平!
拆迁办,驻京办,信访办,办办熊人,今天放蛇,明天关押,欲问何人是罪魁!
私有厂,公有厂,外资厂,厂厂冒烟,加班加点,日日放毒,请问哪里有蓝天!

 

祭祀语:

这是在各种层出不穷的监狱看守所新颖死法——洗脸死被判定为自杀的新闻的评论里的小诗一首,网易评论总是才人辈出!~

为啥都那么感动?

中国的百姓们太容易感动了,国家随便做点什么百姓们就感激涕零,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政策感谢领导的,却少有人想到这些在各种媒体上大肆渲染的事情难道不是一个政权一个国家一个政党应该做的事情么?为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情却要去感动来感动去感谢来感谢去的。此时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愚民教育在一旁笑而不语。

几千年来百姓们接受到的思想大抵都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官老爷们重于泰山,小小草民轻于鸿毛。偶尔几个皇帝提到的所谓“民重君轻”不过都是些口上说说的话罢了,你若当真你就死定了。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可是到了当今,官老爷们的愚民之术和驭民之术大抵还是沿袭老祖宗的那一套,不过是在外面套上点时尚的外衣罢了,而屁民们也按着几千年贯彻下来的惯性在配合着官老爷们。

不然天下怎么会到处都是某某领导去某某地方视察了某某事情,然后当地百姓都俯首叩拜感谢皇恩浩荡的报道。当然也不排除被有心人看出来破绽的,比如说某农民艺术家的影视拍摄基地,不明真相的同志可以去谷歌搜索“郑继超影视基地”,让人啼笑皆非的“巧合”会调低你的笑点。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媒体们,谁让这个地方就培养出来这么一个农民艺术家呢?多培养几个好让上面下来以视察调研为理由混饭吃要钱花的领导们可以不用每次都到同一个地方来,也不至于出这么大的纰漏。

当今西南旱灾的话题很烫手,全国人民齐动员在抗旱,动员百姓无可厚非,宣传节水知识也天经地义,但是好像一天到晚各种名目的号召捐款就有点推卸责任了。我们的官老爷们能拿出几千亿来办面子工程,可是到了给灾区的时候西南五省给了区区1.55亿。西南五省多少人?这点钱平均到人头上才多少钱?相较人家湖北省喊出来的12万亿投资计划,天子脚下的官老爷们颜面何存啊。官老爷们小气,可是资金又的确是需要的,于是我们又看到了熟悉的煽动性强制性摊派性等各种各样的捐款献爱心。这根本是在逃避责任!凭什么政府应该做的事情要去让百姓买单,更何况这些不管是真心的还是忽悠出来的还是直接从薪水里扣出来的捐款经过层层盘剥之后到了灾区还能剩几丝几毫?别光口头上说要严办发国难财的人云云,当初地震的时候揪出来的那些人也没见着万劫不复的,有靠山有背景的脚底抹油换个地方照样吃香的喝辣的。总之我是不捐款,有能力我就自己给送过去送到需要的人手里,没能力我就从我做起开始节水,我没有那么善良的心去养一群豺狼虎豹。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