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您所见,这里只是一个后花园……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兹:“共产主义从来不是一个美好理想,而是彻头彻尾的歪理邪说。正如学者Richard Pipes所说,共产主义是一种伪科学,演变成一种伪宗教,最终表现为僵化的集权式的邪恶政治集团。”

财经作家苏小和:“说说倪玉兰吧,一名了不起的维权律师,因为帮助拆迁户维权,警察打瘫了她的双腿,摧毁她的房子,脱掉她的裤子,对着她撒尿,然后被诬陷袭警,被判2年监禁。在监狱,狱警不让她使用双拐,每天逼着她从5楼爬到1楼干活,现在,她住在北京皇城根公园,一个别人捐助的帐篷里。”

转:湖北省府门前警察殴打群体上访者 2010-06-17 湖北省省政府门前星期四发生至少两起警察殴打群体上访者事件。六十多名失地的上访农民,不仅横幅被抢,还有多人被大批防暴警察围殴,其中包括七八十岁的老人。此外,还有村民被抓往派出所扣押数小时

麻烦转条消息。 昨天在电脑城工作的朋友说公安正在寻找技术人员部署监控系统,目的是监控本地区在网上发布敏感消息的以及上敏感网站和翻墙的用户。值得一提是本人所处为一中小城市,国宝们对于不利信息已由被动封锁转为主动监视

“中国早晚要出大乱子。”一位在上海从事纸张进口的辽宁籍中年商人说,“这不是我有先见之明,云南那个出事儿的省长李嘉廷不早就说过嘛!我买了新西兰的两处房子,争取让儿子马上做成投资移民。见势不好,我也走人。”

一位藏民说:从规划图纸上看,藏民不能在原住址重新建房,政府将在城中心搞旅游项目,重新修路、修花园。“不顾老百姓的实际需要,我们已经失去家园、一无所有。政府还想怎么样弄就怎么弄,所以结古镇的老百姓都不同意。”

藏民们的想法是,在自己的地方根据情况去重建。“好多人都说,自己的地方政府不让我们住了,搬到哪里去?将来吃什么?地震这么严重,地震是无情的,政府更无情。”玉树结古镇藏民指出,受灾的藏民有数万个家庭,大家都不满,要维权

一位藏民对记者说“老百姓都反对政府的规划,在很多方面不满意。比如说不在原址重建,搬到偏远的地方,好的地方都被政府占了。结古镇中心的地带被政府占了,藏人要搬到跑马场或者郊区去建房。而且重建的住房,整个建筑面积 80多平方米,这是不够的。我们需要120~160平方米的房子”

参与维权的藏民表示,他们的行动受到玉树军分区军人的阻拦。“玉树军分区的军人和藏族干部不让我们上访,他们跟我们说,政府说什么,你们就得听什么,叫你们离开你们就得走。我们不服的藏人,有的被打,有的被抓去拘留,说他们是带头闹事的人”

转成都学者黄一龙先生来信一:艾晓明教授教育李光辉法官的这封信,仅仅从作文入门和逻辑初阶(而暂时悬置信中所指“不懂法律不通人性”的问题)的角度说,就是有价值。可供各级拥有在职博硕学诸士文凭而肯定没有相关学识的文官补课,自然是首先供李法官补课,使他以后把法律文书制作得像样一点

成都学者黄一龙先生来信二:不过我怀疑他有这个胆量通读艾老师的讲义,因为据旁听那天二审宣判的朋友讲,判决书的作者、本信的主要收件人四川省高级法院审判长李光辉法官,根本没有出面宣读他的大作,而是由成都中院的人代为诵读

成都黄一龙先生来信三:连宣判庭也设在成都中院而不是四川高院,不知是为的什么;究竟是作者本人也为这篇创作萌生了一点羞耻之心?还是要表达一点什么别的意思,例如说它其实是一篇什么委员会的“集体创作”?——那自然就更丢中国司法的脸了。 本文有两个关键词,不得不予改写避讳,致歉

我觉得苍井空的胸猛来袭其实让中国很尴尬:日本的女优可以来中国大张旗鼓的挣钱,中国的小姐却只能在天上人间非法经营…

尽管曾见过某官贪污款是该县年财政收入5倍的故事,但安岳还是让我吃惊。有一德国学者曾质疑三年大饥荒饿死3000多万人的说法,他说“饿死人口接近德国总人口的一半,太让人不敢相信了”。如果要对外国人讲中国某官贪污的钱是该地财政收入的N倍,他们一定会卡在‘钱从哪里来”这一问上

《拆迁公司自曝暴利链条:拆一个城中村可挣几百万》–从土匪抢地到土匪拆房,也是河蟹的一大转折点了,不知道地卖完了卖什么?70年使用期后怎么搜刮

政治的本质是一种公共生活伦理的有效实现,有什么样的公共生活伦理信念和生活,就有什么样相应的政治。一个几千年都摆脱不了氏族血缘这种低等伦理观念,摆脱不了嘴上和谐手拳脚踹的公共生活方式,这样的族群,能搞出自由民主政治绝对是奇迹中的战斗机。

有人说,幸好司法不独立,不然法官们岂不更加胡作非为?司法独立了未必万事大吉,但没有司法独立,肯定万事大凶。司法独立只是社会公正的电门,而不是社会公正本身,有了它可以控制给电或不给电,没有它,如果不是完全没电,就是电死。

台湾是个海岛,才3万平方公里,几百年前有荷兰的殖民,后来有日本的50年殖民,国民党败退台湾之后,进行了土地私有制改革,允许民间报业有限存在,再加上蒋经国是个识时务的政治家,所有这些非中国特色条件才成就了今天台湾的民主。如何想象领土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大陆?

罔顾正义迷信暴力的政治,可分为内向型暴力和外向型暴力。其典型特征,前者是暴力内政,后者是暴力外交,两者往往合流融汇于一体,但不同的国家因历史传统差异而各有侧重。侧重前者导致鬼打墙式的轮回(典型如中国),侧重后者导致灭亡,古亚述西元前七世纪末被消灭,几乎尸骨无存。

1840至今170年,平平安安过完一生的中国人一代都没有,不是外战就是内战,不是内战就是内整内斗内抢内杀,70后、80后、90后,哪代人有信心无乱而终?

谈什么民族血气?民族血气在每一次被奴役中减弱,从元蒙屠城,到满清入关,到日寇灭族,到两党火拼,到反右诱捕,到文革浩劫,到广场碾压,这个民族的血气已经像扬子鳄一样稀有,敢说,尚可韩寒遗世;敢为,只能枉瘫作人

一二十年前,衬衫兜里掏出一支钢笔,那是知识分子的象征;掏出N支钢笔,那是职业钢笔修理师……一二十年后,西装兜里掏出一台iPhone,那是成功白领的象征;掏出N个iPhone,那是给iPhone写代码的IT码工…

我真诚地敬告年轻一代:中国大多文化人写的文章说的话如何伟大正确,不要与他的人格人品之高联系在一起,他们往往是言谈与人格脱节。 要看他具体干了什么

长期的马克思主义灌输,使得大多数中国人都或多或少的受到整体主义方法论的影响,喜欢贴标签,许多自由主义学者在这个问题上坚持了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但在另一个问题上却不知不觉陷入集体主义的陷阱

一旦说些真实的感受,那怕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都会有人提醒,如果反右再来,这样会死人的,确实是,不过,你不觉得这种恐惧感正是反右的土壤吗?说真话的人越多,反右越不可能再来

孟德斯鸠名言: 一切拥有权力的人都有滥用权力为自己谋求私利的倾向; 任何专制的国家的教育目的都是在极力降低国民的心智。

托马斯潘恩则说:“爱国者的责任就是保护国家不受政府侵犯。”

苍井空说: Just went to back to Tokyo.I couldn’t use Twitter in China.

我做工程的地方,一个普通的市局,里面的会议室装了一个17米的环形银幕,八台工业投影,效果比 IMAX都好,但是人家就是用来开会打标语和放PPT用……,花费600万。

用余若薇的话来看吴邦国贾庆林之流的《坚定不移地坚持多党合作的政治协商制度》讲话,好比说,全世界都在用iphone了,咱们中国人民就是觉得数字寻呼机更好用

62岁的咸阳人卓登1986年将家中保存的120件于右任的书法作品捐赠给了的咸阳市政协,他也因此由一名农民成为了政协委员。但是后来卓登发现自己捐赠的文物下落不明,可能已被咸阳市政协的官员私分。

《白皮书》里提到中国领导人经常上网了解民众意愿,政府发言人也总是不断重复这句话,可是,他们从来没有透露过中国领导人上哪些网站…各位看官,且不要以为我这话是调侃。美国的领导人上什么网站估计纯属个人癖好,但中国领导人上什么网站则绝对是国家级机密!

"牢笼自由”指的是你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甚至可以伸手获得外面的空气,但是你的思想仍然在牢笼中

装修师傅对我说:某总局副部级大员的大房抱怨“这抽屉才三个,太少了,我家存折都不购够放的”,此大房当时已被移居美利坚,是美国户口。某部队大员别墅,一盏床头灯五万元,(这段特地让我掐了别播,罪过)床下地板有个很深的储钱坑,近一米

景凯旋:“我是领导”为何成了导火索 http://163.fm/1W5Ju3  认为不受制约的权力会自觉消除其傲慢与滥用,这只能是神话。唯一的化解之道是明摆着的,那就是对权力的有效制约

转:恢复高考33年来,中国共选拔了5438万名大学生。近三十年来,中国的大学经历了市场化、国际化、产业化三大高潮。它变得像混合了政府和企业功能的奇怪公司:是公共服务,却由家长们高额支出;是产业经营,却背负了2500亿元债务;出售产品,却没有售后服务;是投资,却不保证你的回报。——新周刊

在兲朝有一种愚昧叫爱国,有一种迫害叫严打,有一种洗脑叫上学,有一种助纣为虐叫缴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标签云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