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您所见,这里只是一个后花园……

如果非要严打,为什么不严打贪污腐败和以权谋私?为什么不严打政商勾结和权力寻租?为什么不严打通过产权改革窃国自肥的行径?为什么不严打竭泽而渔杀鸡取卵断子绝孙的发展模式?为什么不严打导致社会不公正义不张的结构性制度性罪恶?

对变革的需要的迫切程度与所拥有的社会资源成反比,一无所有的人火烧眉毛最着急,而那些有江湖地位的体面人只会摇鹅毛扇,我想这两类人分属两个中国,是不可能达成共识的。我猜后者与当局还有某种默契,这一点非常恐怖

给这个极权卖命的警察,处级以下的已经不算公务员了。要入社保了了。没有节假日,因为节假日几乎都是敏感日,要维稳:民间经济纠纷——土豪劣绅要霸占公民财产、强拆、所有那些利益集团要搜刮掠夺…都要警察冲在第一线。没有骨头、连汤都没的赏

有三个博客(涂雅、老耿、XJP)早先揭露了一起门户网站的抄袭事件,结果前些天同时遭到DDOS攻击,使其虚拟主机超流量而被暂停,维权反而遭殃,侵权者却得意忘形为所欲为,中国的互联网就是被这类人渣搞的如同黑社会一般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来开窗了。没有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1926年鲁迅在香港一次演讲

人民日报说「非诚勿扰」忽悠观众,贵报都忽悠读者几十年了,不也活得好好的嘛。可见忽悠没有错,关键是有没有在党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忽悠工作

按人民日报的意思,非诚勿扰女嘉宾选择男主角的首要标准应该是看政治面貌,其次要看对于党史的熟悉程度,再次对于重大敏感事件的表态要清晰安全

当一个政权通过司法明确地向社会宣告,写作几篇文章或者向众人阐明一种和平的思想竟然是颠覆罪的话,那么从道义上来说,这个政权就已经是必须被颠覆的政权…

人民日报发文批判《非诚勿扰》,天朝一贯如此,假惺惺的“中立、客观”其实是要求每篇报道每档节目都按圣上的标准走,而各说各话造成的“客观”大局面,他们是最怕的

监禁半年的嘎玛桑珠倍受折磨被摧残的连妻子都只凭声音才可认人的地步,法庭上脱了相的嘎玛还陈述狱警给他强罐耳眼出血的药物,当事人从肉体到精神以近崩溃,这一切活生生地证明一件事就是中国的法律只是一纸空文

兲朝官员现在开始要求市民能说英文,诵读诗词,可是咱们要求官员们说人话,办人事儿,就那么难呢?

支付宝的信誉度好像比 央行 还高,怎么就没有人想到过,它也许会在某一天突然跑路的呢?央行 要求它办许可证,很多人都想到的是 央行 要赚钱,当然也许真的只是为了这个原因,但从大多数的评论里,就能证明国营机构的公信力,不是一般的差

太平天国失败了,XX不能救中国;义和团失败了,XX不能救中国;戊戌变法失败了,XX不能救中国;洋务运动失败了,XX不能救中国;辛亥革命失败了,XX不能救中国。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增加一条

越压抑的国度黑色幽默就越发达。在我们这个充满黑幽和敏感词的国度,据说连“河蟹”一词已经快被和谐。上头有令,世界杯期间,不准拿中国足球开涮。所以,我们哪是开别人的玩笑,分明是借别人的故事开自己的玩笑。到底是玩笑会杀人,还是极权在杀人?我们是刻薄,还是无奈?聪明又善良的你们,告诉我

杨恒均:中国是一个拥有很多领导的国家,他们领导了下面一批高级领导们,而这一批高级领导们又领导了更大一批中级领导们,这中级领导们的下面还有更大、更大的一批基层领导们……在基层领导下面,才是广大的被领导的中国人——包括传说中的人民,政治面貌不清的网民和没有什么级别的P民们。

其实我很想告诉有些喜欢翻墙到海外论坛和twitter上与人辩论的爱政府人士,爱政府是你的权力,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在上这些论坛和twitter时不用翻墙时,你的辩论才会正当性多一些

茅于轼:中国有钱人都把资产转移出去,到安全地方去了。有没有外国的大富翁跑到中国来?虽然往外跑的有一些是贪污腐败分子,但是不贪污的有钱人也向外跑。这个说明中国人的基本权利方面有问题。中国要变成市场经济国家,首先是解决人权问题

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为我们打下了一片每平米价值两万五千元的江山,但有时候被六千就卖给公务员了。——海南为公务员底价盖限价房有感。

海南一个6000多套限价房项目仅仅针对公务员销售,房价约为每平米3000多元,远远低于周边的25000元每平米普通商品房价格。海口市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说,建设该公寓的初衷是方便公务员上下班,“可节省很多油料。”——说实在的,我们最想干的是省点喂你们的饲料

墙内和墙外用户的差别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明显。墙内用户每天自得其乐,墙外用户每天在优越感中无法自拔。最终,墙外用户创造的价值,所要表达的观点,墙内用户可能已经听不懂了。墙的作用果然不是阻挡,而是区分。这很可悲

有七样东西可以毁灭我们:1、没有道德观念的政治;2、没有责任感的享乐;3、不劳而获的财富;4、没有是非观念的知识;5、不道德的生意;6、没有人性的科学;7、没有牺牲的崇拜。—-甘地

昨天,最高检察院公布自2009年6月22日全国检察机关统一开通12309举报电话一年以来,在所有接受到的29万件中,有70%的举报人遭到打击报复。 评论认为,这暴露了立法疏漏,并要求严惩泄密者。可这还只是建议,“举报人保护法”未立,泄密者亦未惩。 你,还敢举报吗?

继三峡移民后的又一场世纪大移民,报道说很温馨很顺利。 而我们看到三峡移民是这样的: 三峡移民妻离子散、行乞街头,当大量移民返乡时,却发现“当初的承诺,没有一项兑现的”, 移民村也成了红灯区,小姐数目超过村民一半,日子怎么过?

今天,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阻止,它下一步就要烧人!” “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阻止,它下一步就要灭口!”其出口处又有一预言:“当世人忘掉这些事的时候,那就是说,这些事还会发生。”

新当选的日本首相菅直人出身工薪家庭,被称为“市民政治家”、“蓝领政治家”,尽管贵为首相,却没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中国大小官员那个没有几套甚至几十套房子?还常以“廉洁奉公”自称,难道不汗颜不应该反思吗?

一个号称实行人类最先进社会制度的国家,为什么到处都是猖獗的腐败?为什么政府肆无忌弹地拆除民众房屋而无人能够问责无人能够阻止?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为什么蔓延着如此触目惊心的社会罪恶?

法国媒体最近大力批评和嘲笑法国队,中宣部则下令禁止各媒体借世界杯讽刺中国足球,这也许就是独立媒体和官办媒体的区别吧!

藏族环保人士新疆受审: 藏族环保人士嘎玛桑珠,星期二将在新疆焉耆法院受审,罪名是盗窃文物。嘎玛桑珠的哥哥和弟弟,去年以来也分别遭到逮捕。海外一些团体说,这是中国政府加紧镇压藏族知识分子的迹象。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突然发现,貌似兲朝以人民二字为前缀的事物都是用来收拾人民的,从人民政府到人民的儿子,屡试不爽

转:在中国,凡是带“3”的,你都不能着急。你看3G吧,国内2001年开始论证,等了8年后才上马;你看三网融合吧,国内1998年开始讨论,等了12 年现在才有点眉目。3D电视你也要有足够的耐心,不可能让你想看就看。至于3个代表呢,你就更不用想了,纯粹过嘴瘾罢了

民主,就是手上有一本护照,随时可以出国,不怕政府刁难;民主就是养了孩子知道他们可以凭自己本事上大学,不需要有特权;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网评员、和谐员、治保员个个不是东西;城管队、拆迁队、联防队队队都为杂种 横批禽兽不如

朋友饭局,席间来了一人,一开口就直奔下三路,见女的就调戏,气氛陡然凝固了起来。后来此人介绍自己,原来是政协委员,大家纷纷表示理解,“那就很正常了”

郭晏平:前天和一官员谈话,聊及网络民主精英人士,该官员不屑一顾地说:也就是在网上漫天喷唾沫罢了,对付这种人,有两个办法。一是冰冷的手铐和皮带,一半精英必尿裤子,其次就是招安,有一部分招安过来的精英倒戈一击,比哪些所谓的五毛卑鄙残忍多了操!

有个幼儿培育机构送了我几本小册子,其中有一个是弟子规,后面附录了24孝图。我仔细读了一遍,里头的孝子有活埋儿子的,有让老婆常年给婆婆喂奶的,有躺在冰上等着融化的,有被爹妈谋杀无怨无悔的,整个一个疯人院奇行录。让孩子读这些东西,只会让孩子觉得:还是做逆子划算

微博上有朋友要求我反驳网上一些反人类反普世价值的言论,我只好捏着鼻子看了几坨。首先再次被贵国言论自由和思想解放的程度彻底雷倒,也再次服了这片神奇土地:没有看CNN的自由,却有抵制CNN的自由!其次我发现越是无知的言论越无从反驳,这就好比有人说屎好吃而别人无从反驳一样,因为只有他吃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标签云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