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您所见,这里只是一个后花园……

纽约大雪,公立小学不放假,校车按时来送往。家长抗议,校方答复:“不少穷人家冬天烧不起暖气,把那些孩子接到学校里来上学,他们能拥有一整天的温暖,还能在享受到免费的午餐!” 家长:“为什么不可以只让穷人家小孩去学校呢?” 学校:“我们不能在帮助那些贫穷孩子的同时,践踏他们的自尊”。

郑渊洁:湖南怀化林女士两岁的儿子高烧昏迷,叫来120急救车。孩子上车后,救护车要价4000元。林女士身上只有不到3000元。双方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讨价还价,确定2200元。林女士的儿子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死亡。急救车要的不是钱,是命。

求你不要怀70年代的旧、不要怀贫穷的旧、不要怀简陋的旧、不要怀无知的旧。怀旧不是搞点粗糙的手工、不是穿条棉布长裙、不是自己种几棵菜、不是去乡村写几条微博。盲目怀旧不说是残忍与无知,也是瞎了眼啊。

去年李淑莲丈夫和儿子一直被软禁,强迫他们签下赔偿68万之赔偿“协议”(而李淑莲上访是因为与当地有两百多万的纠纷),但到如今一分钱都没见。反而不断地迫害李淑莲的家人。感谢龙口政府

抗战只用了八年,日本就投降了。让官员申报财产已经呼吁十四年了,可本届人大会上有人提出还得延缓三年。这样加一起是十七年,还不知道到时候这些所谓的“公仆们”能不能向他们所谓的“主人”投降,我估计也是妄想……唉,真没想到,让官员申报财产比打日本还难!——总觉得,我们的“反腐”持久战就像赵本山说的“扯蛋”!

在一个战斗英雄上访,全国首富入狱,优秀老师停课,人全罪犯上台的国度,有安全感是不正常的

中影集团负责与海外合拍电影的主管人员曾经问别人,“美国是哪个部门负责电影审查呢?”告知美国无审查,只有一个非官方的协会负责分级。然后她又问:“既然不是官方的,它有什么权利让别人来送审呢?”所有人ORZ

当《唐山大地震》在大陆疯狂吸金时,另一部关于唐山大地震的纪录片《掩埋》,却在一旁静静地讲述32年前那段被隐瞒的历史。几天前,《掩埋》在香港获得了第三届华语纪录片冠军,领奖时,导演王利波说“真相不能被掩埋”!!!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邵芳卿在微博中发布消息称:家属昨天驾车,驾驶室门被撞烂,所幸大人小孩有惊无伤。凑巧的是,与其并肩揭开紫金矿业公关记者灰幕的中青报陈强,昨天家属车辆也被撞,所幸也没受伤。记者陈强随后确证了这一消息

现在有些网站大登特登西方国家如何管理互联网,言下之意我们也应该学习人家。他们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们要想学习人家如何管理互联网的话,得先学习人家如何放开互联网啊,否则,你管什么?人家互联网开放程度超过我们何止十倍? //人家是依法管理,你玩领导指示,学的哪门子管理?

 

担负着满足公众知情权的责任,媒体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通过直播报道事实和真相——《突发事件应对法》赋予了媒体和记者这种权利,记者行使这种权利,需要向谁请示,需要谁的批准吗?一句“谁让你直播”,暴露了一些官员凌驾于法律之上、将媒体当仆从的思维,在习惯于管制媒体的他们看来,媒体直播,就应该向他们请示和征得上级的同意

不是忙于组织救援和调查原因,而是忙于盯着记者和控制媒体,灾难现场立刻着手向媒体“灭火”,这样的场面公众并不鲜见。比较少见的是,官员竟然无视直播,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质问媒体并强迫切断信号,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把电话给我,谁让你直播的?感谢电视台没有立即切断直播信号,直面镜头的带着威胁意味的紧紧逼问…

个体在这个说谎文化中是无能为力的,稍有逾越甚至只是有逾越的言辞,就被打压,被逆向淘汰,长期累积下来,自上而下掌握真相发布权的角色几无例外都是同一个想法,都被锁入到睁眼瞎话的荒唐境地而不能自拔

 

看来中国的宣传官员还是很有才华的,官府新闻学,多么伟大发明啊。干脆叫戈倍尔新闻学、撒谎新闻学、主旋律(主子的旋律)新闻学吧。中国真能创造世界新闻的奇迹啊

吉林全城目前陷入恐慌,突发化工污染已经导致全城自来水停水,大部分手机已经无法向外拨号,超市饮用水抢购一空,江面到处都是污染物。官方电视台电台毫无反应。官府无表态

南京着大火,胳膊满天飞;威力真不小,堪比反应堆;一说加油站,二说气站没;三说废工厂,我该相信谁;记者去采访,也给往出推;你是哪单位,你要直播谁;哪管医院里,伤员堆成堆;只能等今晚,看ccav

昨天上午,南京三牌楼大街和新模范马路交界的路口,一位八旬老汉连人带车摔到在地。老人满脸是血,蜷缩在地,嘴里不停地喊着“没人撞我,我自己摔倒的,帮帮我”。围观者众多,可无一人敢上前

24日开始,村民连续两天在镇z府门前下跪,拉出“誓死保护母亲河”“宁被打死,不被毒死”等横幅抗议,要求z府取消在南港镇水源上头河西村柴克冲建立大型垃圾场,以免南港镇水源受到严重污染

豆瓣小组某帖“当初不是说建了三峡大坝 就解决南方水患了吗?”豆友回复“当初不是说解放了全中国,人民就翻身当主人了么?

警察之所以敢这样牛气冲天说话,实在是因为,支持他们暴力行为的是整个体制,就体制而言,就是你省长太太,也是无足轻重的。因为,支持殴打的是整个体制的力量,谁上访,谁就应该挨打,打得住院还算是轻的,算是幸运的,否则,就干脆利落地永远躺在哪里了

大连海域漏油已影响的海域图没有;岸上居民的抱怨没有;事故原因没有;哪家公司没有。生态专家调查没有;媒体狂批没有;深度爆料没有。 奥巴看后一言不发…

“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上海人喜欢评弹、淮剧、越剧,要你北京人去批准干什么?” ——周恩来在文字工作座谈会和故事片创作会议上的讲话,批评“广电总局”。1961年6月19日

国企工人在车间自杀 生前工资存折仅剩4角。看得心酸。从前,有一撮老混蛋忽悠年轻人,说做工人光荣,做工人牛逼。后来,老混蛋们杀完了学生修完了水坝回家养老去了,没做成工人的一部分混蛋成了大老板,见天儿拆工人的房子扣工人的工资,工人自杀了。

开个小公司,各路神仙都要拜。据朋友说,就因为前些天工商局的某领导想安插人到他们那里工作,被谢绝了。然后就找各种借口搞他们,现在连他们的营业执照都扣下了。这还是帝都呀,这帮孙子都这么猖狂

孙悟空对于唐僧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唐僧是他无法逃避的苦难,所以最后他变成了唐僧的坚决拥护者。这不是爱,而是唐僧用紧箍咒和话痨长期奴役的结果。

郑渊洁V:大连油管爆炸原因不是事发时官媒说的由于外轮违规卸油导致,而是中方在外轮卸油时往原油里搀兑脱硫剂,外轮停止卸油,中方不知停卸依然向油管中注入脱硫剂使油管爆炸酿成火灾和原油入海。管理部门亡羊补牢禁止所有卸油港口在卸油时再向原油搀兑脱硫剂。我们好像热衷于向所有液体里掺东西,如三聚氰胺。

多年来,从一起起枉法审判到连年频发之天灾人祸,宣传部门秉承的唯一原则就是“打死你也不许说”。照此以往,中国的平面媒体全数沦为蹲厕小报,电视媒体蜕变为低级娱乐秀,就连一贯被视为信息畅通平台的互联网也只能是明星戏子们的绯闻舞台。媒体价值何存?

官员阻挡镜头是因为怕死亡人数暴光,死亡人数暴光关系到某些人的乌纱帽:因为我们有个一次死亡10人以上定性为重特大事故的问责机制;所以,官员说谎不仅是个人行为,还属于体制性灾害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标签云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