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您所见,这里只是一个后花园……

Archive for 八月, 2010

[转]说真话才是真正的爱国

最近,被称为当代“最伟大的持不同政见者”诺姆•乔姆斯基首次来华访问。8月13日晚,乔姆斯基接受了北京大学授予的名誉博士学位,并发表了题为《世界秩序勾勒:持续与变化》的演讲。

乔姆斯基因其对美国外交政策和西方主流媒体的尖锐批评被视为“世界公认的反战、反媒体的精神领袖”,纽约时报甚至将他捧为“可能是还健在的最重要的知识分子”。他绝对是左派所推崇的文人,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甚至曾在联合国的讲话中推荐了他的书。

乔姆斯基不仅是一位严谨的学者,更以痛批美国当局的言论而享誉世界,不少人对他可谓是“恨并尊重着”。对乔姆斯基06年作品《失败的国家–滥用权利和践踏民主》一书,马库斯•G•拉斯金曾评论说,“乔姆斯基的作品是理性和激情的混合体。他述说的是我们不愿听,也不愿记住的东西,然而,如果文明要延续下去,这些却是我们必须知道和不能遗忘的东西。”

在来北京之前,乔姆斯基也曾访问了台湾地区,并在 “中研院”做了演讲,直指“美国才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恐怖主义国家”。更厉害的是,乔姆斯基认为,美国还会利用其它国家和地区帮忙执行恐怖主义,台湾也算是帮凶之一。

按照华人的普遍思维,乔姆斯基受台湾最高学术机构的邀请赴台,被颁与荣誉博士学位以及聘为荣誉特聘讲座教授。主人的盛情可嘉,可在主人家却直指其是恐怖主义的帮凶,可谓不给面子,不知好歹。但这却显示出了乔姆斯基作为独立知识分子精神的可贵。

从1976年发表《知识分子的责任》开始,乔姆斯基就对美国的外交乃至内政,进行尖锐的批判,即使反对者恨的牙痒痒,但并未见政府当局或保守派对他进行报复。

恶言批评自己“祖国”的行为总会让一些人不爽,但在一个多元的公民社会,这种刺耳的声音反而是国家进步的动力。做一个批评者不难,只要跟政府对着干,言辞犀利胆子大就可以,但这不是一个合格的批评者。乔姆斯基的批判不仅具有良心和道德勇气,同时也具有学者所拥有的深度。同时,他不会因为身为美国人而忽略美国的恶行,不会因为是犹太人漠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暴行。

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作为一个公民,必须忠于自己的国家。这意味着对国家应该采取具有建设性的态度。如同对待朋友,如果他们做错事,你严词批评,是希望改善;如果明明发现他们前面有深沟,而你却不告知,这就是一种毁灭的态度。真正的爱国者,并不是违背人的道德和价值,纵容政府的胡作非为。

如果认为乔姆斯基将美国视为“不民主不自由”,不断揭露资本主义仇恨嘴脸,而拥护和赞扬他的言论,那就不必了。因为他曾多次指出,美国在许多方面都可算是全世界最好的国家。尤其是,它对思想自由的尊重与维护是首屈一指的。而正是因为美国是个民主国家,所以更应该扛起更高的责任和树立更高的道德标准。

中国正处于历史的转型期,出现了价值观的混乱,社会各阶层普遍出现焦虑感,但我们却无法听到知识分子清晰的声音。你会看到教授争做明星、知识分子为权贵背书,而房地产大亨却不断出现在媒体中分享其“心灵鸡汤”等怪象。精英们都在倒卖观念,或兜售着所谓的成功学,或不断追逐权力、金钱和名誉。很多声音未经思考,缺乏独立和创新精神,只是一种短期的投机行为,让社会充满更多的盲从和沉闷。

有人认为乔姆斯基是个大左派,其痛批美国当权派的言论或许让我们得到快感,但意义有限。我却认为,乔姆斯基的意义并非只是其价值观和言论,更是其难能可贵的持之以恒的批判精神。作为一个有良知和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既不应该配合政府,也不能迎合大众,而是应该用事实说话;而如今的中国,缺乏像乔姆斯基这样有反省能力和勇气的公共知识分子。

一个将要或正在崛起的大国,如果连几句批评都听不进去,连一些如“怪论”般的多元声音都无法包容,连一些歧见都无法容忍,谈何真正的崛起呢?一个能够捍卫言论自由的国家,才是真正强大和自信的国家。

道听途说-100820

盛世多奇迹!天津市盲人协会组织盲人到和平文化宫免费“观看”电影《唐山大地震》,放映过程中盲人们眼含热泪(图)。http://is.gd/eiHbl

 

卫生部发明了“小青春期”,google搜到的几乎都是关于圣元的新闻,百度一搜,第一个出现的居然是“阴茎过小青春期应注意什么”,相对的,“老青春期”吃什么才会来? 圣元中老年奶粉?

中 央政 府对三俗之风已经忍无可忍。奇怪了,三聚氰胺变成雌激素不见他们忍无可忍,暴拆拆了一朵蘑菇云出来没见他们忍无可忍,公 款吃喝吃掉航母无数不见他们忍无可忍,反倒是老百姓说个黄段子逗逗乐他们摆出了一幅忍无可忍的臭嘴脸,给谁看啊,呸。一群不创造财富的人,别成天管纳税人床帏之事

 

梅德韦杰夫说,“不愿意公开财产的官员应该开除。”实践证明,该制度在反腐败,维护政治清明方面,有巨大的作用,是一剂反腐良方。就算是全世界“首富”的美国,其前总统克林顿也说过:“我换一把椅子也需要仔细考虑,因为有那么多眼睛在看着呢。

老师正给她7岁大的学生们上自然课。她告诉他们:“工蚁,可以搬动五倍于它们体重的食物。从这里,你们可得出什么结论?”一个孩子自信地答道:“它们没有工会。”

在民主国家,人们普遍怀疑政府、怀疑总统,也就是不爱政府、不忠于“君主”。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认为,政府和“君主”掌握着这个国家的权力,而掌握权力的机构和人们最容易腐败,最容易违犯法律乱用权力,因此最容易侵犯人民的利益。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忠君,但他们非常爱国,他们的爱国是真爱国。

新闻联播同时出现两条新闻:其中一条新闻“为支持俄罗斯抗灾,我国将捐赠10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2000万人民币的物资,空运送往俄国。” 另一条是“舟曲缺乏饮用水和方便面,政府号召大家积极捐献”。 神奇国度!

德国《时代》周报:中国沿海地区的罢工,不会导致工人运动,也不会对政权有什么影响,因为它们是政府许可的,目的在于通过增加工资的压力迫使沿海的廉价劳动力工厂迁往贫困的西部。

“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坣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坣分子才会脱离坣的领导,执行宪法。” ——1954年,毛敏感在宪法讨论会上的发言

盛世一景:西安耗资400亿公园未开放便拆,各方拒绝回应。http://163.fm/4H1pAa

据内部可靠消息,舟曲死亡4000多人,而非1156人。

德国环境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认为,为救援中国舟曲、汶川泥石流灾区灾民,避免更大的灾难发生最根本的问题是,老百姓要有知情的权利,有了解关系到自己生存状况信息的自由权利。

泥石流灾害接连不断,周三凌晨,云南怒江发生泥石流,一座小村被淹没,造成至少六十人死亡。当地官员对本台披露,事件与采矿有一定的关系。在四川绵竹,两百人死于泥石流,有学者认为,近期频繁发生泥石流既有天灾,也有人祸。

朝鲜借助Twitter和YouTube展开对外宣传,美国对此表示欢迎,但表示朝鲜应让国民自由访问这些网站

江苏靖江两派出所警察在洗浴场所火拼 致5人受伤http://163.fm/ji5qY 【剩世异景】

看见南方周末关于公务员考试体检的文章颇有穿越之感,这个政府被帕金森、癌症晚期、白内障领导过、梅毒患者还是他们的精神导师,现在看到携带性病抗体和致病基因就开始拒绝录取,装清纯么?

“以大局为重”常常是一种言论误导。和平年代,每个人都该先追求自己的幸福,其次才是所谓的“国家利益”和“集体利益”。契约精神不要求人们主动奉献,只有掠夺者才会不遗余力地号召人们放弃个人权利。这里不是战场,这里是家园,先有家才有国家,先有个人才有社会,.

极拳制度下的反抗,全靠一口义气,全靠公民间的理解、互助自救。如果得不到理解,得不到支持,即使不是被官府打压,也会被孤独拖垮。所以,他们需要我们的关注,目光就是力量!

道听途说-100820

盛世多奇迹!天津市盲人协会组织盲人到和平文化宫免费“观看”电影《唐山大地震》,放映过程中盲人们眼含热泪(图)。http://is.gd/eiHbl

 

卫生部发明了“小青春期”,google搜到的几乎都是关于圣元的新闻,百度一搜,第一个出现的居然是“阴茎过小青春期应注意什么”,相对的,“老青春期”吃什么才会来? 圣元中老年奶粉?

中 央政 府对三俗之风已经忍无可忍。奇怪了,三聚氰胺变成雌激素不见他们忍无可忍,暴拆拆了一朵蘑菇云出来没见他们忍无可忍,公 款吃喝吃掉航母无数不见他们忍无可忍,反倒是老百姓说个黄段子逗逗乐他们摆出了一幅忍无可忍的臭嘴脸,给谁看啊,呸。一群不创造财富的人,别成天管纳税人床帏之事

 

梅德韦杰夫说,“不愿意公开财产的官员应该开除。”实践证明,该制度在反腐败,维护政治清明方面,有巨大的作用,是一剂反腐良方。就算是全世界“首富”的美国,其前总统克林顿也说过:“我换一把椅子也需要仔细考虑,因为有那么多眼睛在看着呢。

老师正给她7岁大的学生们上自然课。她告诉他们:“工蚁,可以搬动五倍于它们体重的食物。从这里,你们可得出什么结论?”一个孩子自信地答道:“它们没有工会。”

在民主国家,人们普遍怀疑政府、怀疑总统,也就是不爱政府、不忠于“君主”。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认为,政府和“君主”掌握着这个国家的权力,而掌握权力的机构和人们最容易腐败,最容易违犯法律乱用权力,因此最容易侵犯人民的利益。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忠君,但他们非常爱国,他们的爱国是真爱国。

新闻联播同时出现两条新闻:其中一条新闻“为支持俄罗斯抗灾,我国将捐赠10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2000万人民币的物资,空运送往俄国。” 另一条是“舟曲缺乏饮用水和方便面,政府号召大家积极捐献”。 神奇国度!

德国《时代》周报:中国沿海地区的罢工,不会导致工人运动,也不会对政权有什么影响,因为它们是政府许可的,目的在于通过增加工资的压力迫使沿海的廉价劳动力工厂迁往贫困的西部。

“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坣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坣分子才会脱离坣的领导,执行宪法。” ——1954年,毛敏感在宪法讨论会上的发言

盛世一景:西安耗资400亿公园未开放便拆,各方拒绝回应。http://163.fm/4H1pAa

据内部可靠消息,舟曲死亡4000多人,而非1156人。

德国环境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认为,为救援中国舟曲、汶川泥石流灾区灾民,避免更大的灾难发生最根本的问题是,老百姓要有知情的权利,有了解关系到自己生存状况信息的自由权利。

泥石流灾害接连不断,周三凌晨,云南怒江发生泥石流,一座小村被淹没,造成至少六十人死亡。当地官员对本台披露,事件与采矿有一定的关系。在四川绵竹,两百人死于泥石流,有学者认为,近期频繁发生泥石流既有天灾,也有人祸。

朝鲜借助Twitter和YouTube展开对外宣传,美国对此表示欢迎,但表示朝鲜应让国民自由访问这些网站

江苏靖江两派出所警察在洗浴场所火拼 致5人受伤http://163.fm/ji5qY 【剩世异景】

看见南方周末关于公务员考试体检的文章颇有穿越之感,这个政府被帕金森、癌症晚期、白内障领导过、梅毒患者还是他们的精神导师,现在看到携带性病抗体和致病基因就开始拒绝录取,装清纯么?

“以大局为重”常常是一种言论误导。和平年代,每个人都该先追求自己的幸福,其次才是所谓的“国家利益”和“集体利益”。契约精神不要求人们主动奉献,只有掠夺者才会不遗余力地号召人们放弃个人权利。这里不是战场,这里是家园,先有家才有国家,先有个人才有社会,.

极拳制度下的反抗,全靠一口义气,全靠公民间的理解、互助自救。如果得不到理解,得不到支持,即使不是被官府打压,也会被孤独拖垮。所以,他们需要我们的关注,目光就是力量!

[转]我们村有个不孝子

我们村有个不孝子,六十多岁了。

七八岁就开始折腾,把家里的锅碗瓢盆都炼了铁。

牙刚长齐就跟邻居吵架,爹妈勒紧裤腰带给人家赔不是。

十七八岁上看谁都不顺眼,见谁打谁,把爹妈批斗了整十年。

三十多岁上家里日子好过了,爹妈手里有了点儿钱,他就说今天粮涨价了,明天油涨价了,把爹妈的钱都骗走了。

五十多岁他又瞄上了家里的老宅,把爹妈撵了出来,自己盖了个小楼,跟白宫似的。

怕邻居说闲话,他又在山坡下边给爹妈搭了个小窝,还勾结施工队偷工减料,美其名曰“经济实用房”,临了还讹了爹妈几十万。

前年开始村里总地震,他就打着募捐的名义骗吃骗喝,还把爹妈房后山坡上的树都砍着卖了。

上个星期六半夜村里下大雨,他爹妈的房被山上冲下来的石头砸塌了。

不孝子这下开始忙活了,一边号召全村到他家救灾,一边每天四五趟的跑着给邻村小寡妇家送吃送喝,小寡妇家刚着了大火,房差点儿烧了。

爹妈出殡的前一天晚上,这厮挨家挨户的贴通知:“为表达全村人民对我爹妈房屋被冲毁并遇难的深切哀悼,我决定,2010年8月15日举行全村哀悼活动,全村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

出殡那天可热闹呢,牛羊猪鸡摆了一院,花圈花篮不计其数,不烧冥纸,烧的都是人民币,好几麻袋~~邻居都骂:你爹妈在世的时候不好好孝敬,现在你烧人民币有个球用!

对了,这厮还自作主张,把全村的房子都抹上了一层灰,跟陵园似的,唯独他家,大红大绿。

[转]一篇墙外的博文

2008汶川全国哀悼时,大家心甘情愿地把主页变成黑白,2010舟曲全国哀悼,大家纷纷研究如何通过禁用脚本把主页从黑白变成彩色,短短两年,政府对哀悼的垄断尽失人心

from 孙宇晨爱北大 by 孙宇晨

今天是甘肃舟曲的哀悼日,这个地方以泥石流溃坝出名,今日之所以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也仅仅是因为死得人足够多而已。最终被拉开四十米长豁口的拦溃坝,早在2004年就被泥石流淹到了顶部,可是政府对此从不在意。其实这又有什么呢?

南京迈皋桥周边布满易燃的化工管线与加油加气站,有关部门鉴定仍然属于安全规划区域;三鹿富含三聚氰胺圣元富含雌激素,质检总局还是会授予他们免检产品的称号;吉林省吉林市7000只化工桶涌入松花江,政府回应浑浊泛着刺鼻气味的自来水依然可以安全饮用。

其实大不了就是个死人,死得少了,中宣省宣发个禁令,参照新华社通稿也就过去了,运气好的时候,南京刚刚爆炸,巴基斯坦的飞机掉下来,南京市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甚至可以不提这件事。如果死得多了,那就哀个悼吧。

这就是中国人的生命尊严,冷酷残忍得无法让人接受,却安然若素得习以为常。

对于哀悼,也许有人会问,我们为什么哀悼?我们为谁哀悼?除了哀悼,我们还能做什么?很抱歉,这三个问题除了参照新华社通稿,你什么都不能做。众所周知,两年前,曾经有人试图公布死亡孩子的名单,结果他和孩子的名单一起成了敏感词;有人试图调查教学大楼的质量问题,结果他和质量问题一起成了敏感词;有人试图为死亡孩子的家长讨回公道,结果他和家长们也成了敏感词。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在这个充满敏感词的国度,哀悼这件事,永远不能哀悼得太细。

广大人民表示既然无法哀悼得太细,便只能干点别的,打开电视机,却发现遥控器已经坏了,按来按去都是一个台,播音员在不停地念着名单,不是死难者,全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与此同时,CCAV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不厌其烦地宣传着心系舟曲的短信平台,表示哀悼的一条短信要收两块钱;中央电视坏了没法看,便打开电脑,发现所有网页几乎都中了病毒,全部都是黑白色,鹊桥里征婚的女生像是上传了遗像,德罗巴上演了帽子戏法,但依新闻头条的样子看来是刚刚逝世。这一切,与两年前的汶川,无所不同,但不满与质疑,在这种简单粗暴而形式化的哀悼下,悄悄酝酿。

于是乎,“工具--interest选项--安全--自定义级别--二进制脚本行为改为禁用”这条简短富有深刻含义的技术短句传遍大江南北。

不得不说, 2008汶川全国哀悼时,大家心甘情愿地把主页变成黑白,2010舟曲全国哀悼,大家纷纷研究如何通过禁用脚本把主页从黑白变成彩色,短短两年,简单化模式化形式化的政治仪式无法掩盖政府对人性与生命的漠视,政府对哀悼粗暴而简单的垄断尽失人心。[1]

从汶川到舟曲,变化的是民心与舆论,不变的是政府愚蠢的仪式与智商,对粗暴僵化悼念形式的极度反感与对同根同族同胞的深切悼念渐渐将谎言剥离,对人祸真相的切身体察与天灾谎言的不屑鄙夷渐渐将真相催生,短短三年,三场兴邦级灾难,人心与舆论的转变,令人惊讶。

若是真是如此,我们的哀悼便不是没有意义与价值;若真是如此,我们的哀悼便可以告慰成为敏感词的逝者,若真是如此,影帝还真的说了一句实话。

孙宇晨
2010/8/15
于南方周末新闻部

[1] 与此佐证的恐怕是国人捐款思想转变过程:谁不捐款谁傻逼——我不捐款我傻逼——我捐款我傻逼——谁捐款谁傻逼


孙宇晨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本科生
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交换
SunYuchen
Department of history in Peking Uni.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aculty of Arts

[转]李承鹏-我们为什么活得没有安全感

关于郭德纲,我跟他一点都不熟,关于郭德纲徒弟打人,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可事情到现在跟郭德纲及其徒打人,已经变了味,它成为另一件事情,所以我得说些真话,也只是说些真话,这样的文章只能看看,阅后即焚。如下:

相声本就是一件很俗的事情,非让它装高雅,那不叫相声,叫诗朗颂。有把相声说到诗朗颂境界的,比如刚刚表示要铲除郭德纲三俗的高雅大师姜昆,每回他在春晚声情并茂弘扬主旋律时,我觉得自己必须穿上燕尾服才配得上聆听,就算笑,也须得用美声方法才可以“哈哈”。当然,这让我在生理上比较难受,所以一直也起不到洗涤灵魂的作用,这让我一直很鄙视自己。

 

我觉得一件事是否低俗不取决于它本身是否低俗,而取决于看的人是否想让它低俗,比如说过去我们觉得屁股低俗,现在我们叫它美臀,过去想想奶子都是资产阶级淫邪念头,现在车模可以公开在车展上彩绘大乳房,还比如我觉得姜昆这个名字一点都不低俗,而有人拆字说:姜昆,就是美女曰比。看,此人多低俗。

我还真没那么喜欢郭德纲,我更喜欢马三立和侯宝林,可马三立那段“妈妈,有人偷咱家被窝啦”卖的是絮叨,跟高雅沾不上边,至于侯宝林那段《改行》,说的是晚清时节老佛爷驾崩后不准艺人在天桥卖艺,还忌嬉笑和喜色,开玩笑是不许了,改行卖根萝卜得把红皮给套上,就连红瓤西瓜也是禁止的。可这也不见得就高雅,还很容易让别有用心的坏人产生联想……

我听相声习惯趿着拖鞋摇着扇子去剧场,或者洗完澡躺被窝里抠脚丫子瞎乐,我觉得相声这东西肯定触及不到我这个俗人的灵魂,最多只可触及我的身体上的笑筋,而这正好抵御生活中的郁闷,要是太高雅比如看圣经和资本论,会让我更郁闷。看,我就是这么一个俗人。

可是我的俗是有原因的。昨天早上起床,脑海里还浮掠百度里随处可搜的苍井空童颜巨乳驾临世博的神迹,马上打住,因为俗;下得楼去见我们小区正进行全民健身运动,锣鼓喧天之中见一老太太咧着腥红的大嘴跟一老头眉来眼去,另一老头差点与该老头打起来,我赶紧撤,也俗;去喝茶见电视里正播放BTV鼎力制作的艺术瑰宝《红楼梦》,我一眼就瞥见黛玉香消玉殒前的玉体横陈,那一条粉腿咯,俗;赶紧买份报纸,标题上赫然是某官员包二奶一年的详细费用最后不堪其纠缠找人一刀将其抹了……我就是被这个俗的世界包围着的,但我不会娶苍井空这老婆不会真以为BTV玷污了曹雪芹更不会包二奶且将其杀掉,因为任何人做任何坏事之前都会考虑后果,我胆小,何况还有D和政府这么多年的教育,就更胆小。

 

我们普遍都是受了D和政府三十年左右的教育的,我们听郭德纲相声也不过三年,难道三十多年的教育还抵挡不了三年的腐蚀,这就太不自信了。可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总觉得坏人一个眼神就可以把我们勾引到对岸,D和政府把我们教育到老,我们还是容易叛变,其实不是这样的,正如我在晶报论坛里所讲:像我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人,如果敌人敢欺负我国,我第一个报名参军爱国。你看,连万恶的奥巴马都做不到,小小一个说相声也不至于把我们带到历史的深渊。用我们四川俚语讲就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之下,借龟儿子郭德纲一个马达他都尿不到三尺高的尿。

郭德纲徒弟打人肯定不对,低俗,可本来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PK,到现在成为一群人对一个人的弹压,这就更低俗,这样会让我们活在这个国家很没有安全感,在一个只有安全JU没有安全感的国家生活肯定不舒服,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会低俗的,都动过淫邪的念头和说过脏话,但一低俗就招来专政,就被公器缴枪不杀,就不准出版物上架,就见清晨时分一群工商和税务冲进来查账和吊销,到最后,基本上,我们见面除了谈论人民日报和天气预报二报之外(还得以国家气象局为准否则就是造谣),没别的什么可挠痒。

一些人骂郭德纲是因为他嚣张,嚣张是挺讨人烦的,可没有一条法律是嚣张罪,否则下一步我们得发明木讷罪、聪明罪、下贱罪(后一条罪在大明是有的),这样我们就没安全感了。一些人还因为郭德纲长了一副黑社会相,可这先得封杀郭德纲的爹妈而不是他本人(这一条在文革也是有的),长得像黑社会就是罪,连孙红雷也不会有安全感了。另一些人说他盘剥员工,可是我也没见谁取消郭台铭的生产资格和出版资格,各地政府不正夹着阳道欢迎吗,犯了A罪却用B罪来惩戒,这不是文明社会该做的。我得声明,我真心地反对三俗,还可以配合多反一些俗甚至连民俗一块反了都行,我不喜欢郭德纲,我可以觉得他低俗,可我无法解释苍井空出现在世博会上是可以的,郭德纲出现在小剧场就不可以,林黛玉弄出粉腿就不是低俗,相声里调侃一下别人老婆就是低俗,难道外国的和古代的就没有低俗。

在郭德纲这件事上,能说些人话的人并不多,在此认同赵丽华、冯小刚、健翔、龚晓跃、王小山及、胡淑芬其他一小撮人,向他们致敬。但人太少了,特别是知识份子层面的人太少了。我一直觉得中国的知识份子是比说相声的更可疑的,他们一生所持重的不是恒定的标准,而是势利的心机,他们总喜欢打太平拳,见着没危险或可欺的一窝蜂而上,以对方心理受伤害程度为战利品,并互相吹嘘自己文学的手段了得。那个中国人群殴之后的骄傲自豪油然写在正确的脸上,是的,他们不是为了真理而写作,他们是为了正确而写作,他们其实是一家族的,他们的家族几千年来都是复姓:正确。

我跟郭胖子一点都不熟,我也不是为他出头。我只是很好奇,一个说相声的,说了些狂妄之语,就遭致禁止了宪法赋予的出版权利,其一徒打了人,其所有徒竟以自查之名失去工作权利,这符合哪条法律,先前还信誓旦旦的工会又跑到哪条胡同吃红瓤西瓜去了。事实是,郭台铭说那么多人跳楼与富士康管理无关时,你们不愤怒,郭德纲说偷拍不招打此事古难全,你们很愤怒,郭敬明抄袭赢利数千万你们不眼红,郭德纲说段子赚钱你们很眼红,湖北厅官到底是抓扯还是暴打你们不调查,郭德纲徒推还是扯你们一查到底……这样弄下去,我们都没安全感。

不过是个粗卑的说相声的,不过是些贩夫走卒,虽不高尚,也谈不上祸国殃民,即或有过错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可国家不是该爱人民吗,有关部门不是该在工作中教育他们而不是用专政手段来做掉他们吗,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些臣民吃五谷杂粮长大,拉屎撒尿活着,原本就是老天爷交与你善待的一些没品位的大俗人,你得容忍他们,爱他们,疼他们,而不是弄疼他们,姜昆以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号召艺人们“台上演戏,台下做人”,他确实在演戏,他确实一直在做人,做掉人。姜昆的权限是很小的,只能做掉身边人,可如果我们有关部门动辄以做掉某个人来管理,长此以往,说粗话的人没有了,说真话的人也没有了,肚子里藏的全是蝇营狗苟之事,脑子里动的尽是叛乱动荡的念头,这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郭徒打了人,款也罚也牢狱也坐了,这些都是按法律来办事的,很好很合理,可说到底,都是爹妈养大的,你揣着将其连锅端掉的心思,一百多号普通人现在失去工作惶惶如丧家之犬,基本搞得跟邪教一样了,不是以爹妈养大的同类情怀来度事,而是以铲除异类的心思来行诡,前人民子弟兵的周广甫心里可安,天天宣传“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的BTV还好意思说自己誓做邻家贴心小棉袄?人在做,天在看,今天你做掉他,明天他做掉你,且不是因为公义而是因私欲,几千年来如此,大汉做掉大秦,大清做掉大明……大家无论挣多少工分都还是没安全感,无论买了多少套房子还是没安全感。又不能移民,就只好在国内乱来了。

还有些人拿美国世界报的“土围子”说事,是这样的,当境外报纸说对我们不利的话,有关部门会斥之境界反动势力,让我们不得被蛊惑。当这些报纸不心小刊登了有利于有关部门施政的言论,我们就欢欣鼓舞大肆宣传,人民还真的相信。所以我对吾国是很有信心的,这里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肯定也不会有忤逆,这里只有中国的报纸和中国容许转载的报纸,而没有世界的报纸。

做掉郭德纲及其信徒,从今天起,不上厕所,不吐痰,天天看新闻联播,组织诗朗颂,见范冰冰就跟见张纪中一个感觉,见苍井空如见孙悟空一个模样,这就不低俗吗。其实听听相声打打麻将低俗些才是安全的,这样就不会闹事,才会爱国。

昨天晚上气氛相当敏感,很多网站和报纸已不许评论此事,很多人劝我不要写这一篇免得引火烧身,但是我总觉得我是爱国和爱同类的,因为徒弟打人就取消了一个公民的出版权是可怕的行为,这句话总结出来就是:我们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侵占公共绿地,但我们肯定每个人都有机会被公器封杀。

你说,为什么中国人活得没安全感。

最后,中国的一切之本,爱人民,爱同类。

道听途说-100812

小沈阳的俗,没有一点涉及到政治、社会有关的问题,这和郭德纲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利益集团是允许的。 更要命的是,看小沈阳的节目,人会变俗,而看郭德纲的相声,人在笑的过程中会思考。 人们一思考,利益集团就生气,所以就要出来打压。

圣元奶粉在某网站发布的软文,被细心网友发现该公司正在操作员工们以行业专家的名义,发布观点以证明圣元奶粉的安全性。该文章中赫然写着“请穆总再增加点可署名的专家观点,也请黄总加些可署名的文献内容,证明奶粉安全性。”等内容。

唐荆陵:和一Q友聊天,他说他觉得中国之所以难变和最高层有很大关系,说hu和他的8个同僚,维持现状就是维持他们的既得利益,这些家伙都不干净,他们无法容忍民主制度。我回答说,不。和你有很大关系,因为你不想他变啊,因你容忍他们维持现状。你也不愿意为民主到来努力,容忍他们继续存在。

杨恒均的微博:原广东和浙江纪检委书记王华元经常去东莞嫖妓(见我的博文,东莞的妓院早就是世界第一流的,大部分原因是富商们用来招待全国各地的党政高级干部),可他对一个去嫖妓的部下却大发雷霆,把手机都砸掉了。什么心理呢?等级思想在作怪。地位不同,哪能在同一个地方嫖,而且嫖的还是同一个人。

据史料,舟曲过去一直森林茂密,林木采伐始于明清,但真正造成破坏是近50年的事。1958年“大跃进”时期,这里的森林资源遭受到掠夺性破坏。据统计,从1952年8月舟曲林业局成立到1990年,累计采伐森林189.75万亩,许多地方的森林成为残败的次生林

南方都市报:禁售书籍和音像制品,这叫“剥夺政治权利”;不准依法成立的艺人团体演出,即是侵犯社会、政治权力,又是“砸饭碗”,侵犯就业权、劳动权和经济权益——— 这是行政管理机构、行政官员的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

擦汗门:武汉市交管局政委擦汗作秀。一民警称:“当日地面温度接近50度,民警被通知中午2点集合,在烈日下等待了半个小时,民警排着队让政委擦汗。记者拍照后政委扬长而去。沦为政委作秀的工具,民警深感愤怒……

评论有意思。腾讯合肥市网友:嫖宿暗娼低俗,包养著名主持人高雅?桀骜不驯的低俗,温顺乖巧的高雅?失业工人、农民工低俗,亿万富翁、人们公仆高雅?文革时,千部一腔,千人一面,不涉淫秽,是低俗还是高雅?

中国的事情很多,做好的不多,但是扫黄却是做的红红火火,反三俗却是做的津津有味。问题在于一个道德沦陷的群体有何资格指责别人三俗。其实这帮人不但三俗而且四俗,加上一个恶俗

刚一个老美记者朋友发信息给我,说希望我在中国的家人平安什么的。弄得我都怪不好意思的,回复她:“您问的是泥石流、洪水?还是爆炸、拆迁什么的?”她估计是满头黑线的回复我:“我是说泥石流”

刚刚传来的紧急信息:揭露太上皇二奸二假的吕加平,最近获得了一位85岁老红军提供了太上皇造假的证据,但一直无法披露出来。湖南邵阳中院传唤吕加平今天下午四点到邵阳中院

关于郭德纲“记者不如妓女”的言论,作为一个记者,我个人认为有的记者比妓女还妓女,有的和妓女一样,有的连妓女都不如,就这样

别以为你看了《sexy and city》你就是情感高手,看了《lie to me》就是测谎专家,《the bigbang theory》就是物理学家。我看了十八年的《新闻联播》,不是照样距离真相很远嘛

坣的历史上,文化无小事,凡例文化斗争,背后或者最后总指向坣内斗争,文化部门不过作枪手、吹鼓手、先锋。静观郭德纲倒下之后谁作新靶。莫不是三俗等同普世?

一码归一码:当犬儒也无空间,犬儒主义消费文化被极端保守意识形态Z压,便会爆发文化危机和大众反抗,再连同中产阶级的岌岌可危,威权就开始与大众彻底决裂了

打开google,你可以搜到奥巴马家庭的所有的信息,甚至奥巴马本人都开了自己的twitter。打开百度,你会发现中垬所有高层领导都是断子绝孙的,无论如何都查不到任何信息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