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您所见,这里只是一个后花园……

上海当局用了250个场馆、6个月的时间、7300万人来宣扬“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1幢大楼、4个小时、53位亡灵证明了这不过是一个口号。
罗昌平:多方消息称,造成上海高楼失火的上海佳艺装饰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黄佩信,就是静安区区长张仁良的夫人。以3000万的所谓节能改造项目,且未经过任何招投标手续得到这个项目,然后马上转包给下线公司,经过再一次分包给了小施工队,最终到了几个临时工头上..
【上海静安大火】熊培云:弱肉强食的国家,更热衷于寻找替罪羊,好将自己的过错一笔勾销。
这是一个令人蒙羞的时代!我们不是纳税人,我们是贡税人。是被强迫的,因为我们的政府不是契约的产物,而是暴力征服者,我们是屈辱的战俘。
一旦发生重大事故,第一时间官员辞职不干的是日本,第一时间出来演讲的是美国,第一时间承诺对事件负责的是塔利班,第一时间抓捕临时工或者农民工并且灵道高度重视,亲切慰问的,不用怀疑,那肯定是天朝,这也是天朝的一贯传统…”
浙江台的新闻主持人还是挺给力的,昨天评论美国和中国超发货币的事,中国是对内贬值对外升值,牺牲了国民的利益,而美国则相反,对外贬值对内升值,国民从中得到了实惠,这就是区别。
胡平胡老爷经典语录:我们拥护可以反对的政 府,我们反对只许拥护的政 府。
正如柯拉柯夫斯基所说,一个生产优质喷气式飞机和劣质皮鞋的国家决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应该是把这个国家人民的生活放在第一位的国家,那些国家可以办不起一届世博会,却不允许他们的民众整天吃地沟油。
我不知道要燃烧多少烟花才能营造一个和谐盛世,但靠烟花营造出来的东西毕竟虚幻,烟花很美,但如流星,一划而过,没持久的动力,绚烂之极总要归于平淡。我想一个吃着地沟油,在孩子奶粉里加毒,能把仅仅为了保住自己房子的人活活打死的民族,是没有心情欣赏烟花的,甚至连欣赏的资格都没有。
所谓经济改革是服务于专政体制的,在不触犯专政也就是国家对社会的绝对控制这条界线内进行,为此,须保证国家对文教科卫的垄断,保证国有资本在关键性领域内的绝对优势,为了抵消上述部门的低效率和腐败,又需要通过通胀、低利息和垄断价格掠夺民间,看清这点就看清了中国经济
十年砍柴:多年来,上海官府在显摆强势政府的高效。可看看这几年杨+杀六警、“楼倒倒”和静安大火,他们的高效只是在抢钱与“和谐”公敌。
对北大、清华、人民大学、北京航空学院以及北师大五所大学的有效问卷调查分析发现:"对两国的制度越了解,越喜欢美国的制度。对美国的制度越了解,越喜欢美国的制度 。对中国的制度越了解,越喜欢美国的制度。"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陈生洛
香港回归之前, 撒切尔夫人说了一句话——“你们根本不用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   一语成谶
不要让青少年有判断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竞争意识就行了。剥夺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让他们对批判国家、社会和领袖抱着一种憎恶。让他们深信那是少数派和异端者的罪恶。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就是公敌。——阿道夫·希特勒
飞夺泸定桥纯属虚构,在泸定桥根本没有战斗,红军5月29日到达时,泸定桥没有国民党军队把守。邓小平在1982年对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列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亲口说:“这只是为了宣传,我们需要表现我们军队的战斗精神。其实没有打过什么仗” ——布列津斯基
我听到过很感动的故事:某网站编辑看着电话响,拖到最后一声振铃才接。他知道是谁打来的,晚接一秒电话,某篇文章就可以多存活一秒。
美国人说:我们是民主的,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嘲笑美国总统。中国人骄傲地说:我们也是民主的,我们每个人也都可以嘲笑美国总统。
今年我们去美国去看新闻博物馆,在博物馆里头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东西,它是2001月9月12日那天各个国家报纸的头版,所有的头版都是9·11,只有我们的是领导的接见。 —白岩松
阿道夫·希特勒:“宏伟的建筑是消除我们民族自卑感的一剂良药。任何人都不能只靠空话来领导一个民族走出自卑。他必须能建造一些能让民众感到自豪的东西,那便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建筑。这并不是在炫耀,而是给一个国家以自信。我们的敌人和朋友一定要认识到这些建筑巩固了我们的政权。”
我们看朝鲜的目光有多复杂,世界看我们的目光就有多复杂。朝鲜用体育证明自己,我们用经济证明自己,但体育和经济都不能代表一切,远非一切。人民的丰衣足食,人民的幸福感才是一切,一个国家想让世界尊重你,一切的行为都应该围绕人民进行。建筑在民众痛苦上的大力神杯或GDP,无法获得世界认同。
回答记者关于中国人在世界各国消费代表中国国际地位提高的问题: 恩,是的,一个人剥削一万个人,大家正骂着呢,突然这个人飞去日内瓦车展买一台全世界最贵的跑车,消息传到国内来,那一万个人都很自豪。 —-韩寒
当一个国家只有体育迷关心奥运的时候,说明它真的强大了。
真理往往是在少数人手里,而少数人必须服从多数人,到头来真理还是在多数人手里,人云亦云就是这样堆积起来的。第一个人说一番话,被第二个人听见,和他一起说,此时第三个人反对,而第四个人一看,一边有两个人而一边只有一个人,便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说。可见人多口杂的那一方不一定都有自己的想法,许多是冲着那里人多去的 。 —韩寒
如果你希望了解你的祖国,你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艾未未
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赖他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肖申克的救赎》
中国网络防火墙是“世界上第二堵不是用来抵御外敌,而是用来对付自己百姓的墙” —某网友改编自肯尼迪对柏林墙的评价
当中国把停止征收农业税视为对农业的一大恩惠时,却忽略了: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直在对农业实行高补贴或补贴的政策。 ——时寒冰
新闻联播里的哀乐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
这国家恐怖就在于,法律无法保障公民生命财产安全,执法者违法,上下相互绑架,上面无法掌控下面,下面经常绑架上面,上下狼狈为奸,在维稳的大旗下什么混帐事都可以假借这个借口做,自己得了癌症不治疗,却整天折腾那些关心想治疗他病情的公民
实际上的情况是,我们从出生到死亡,一辈子都被人家代表,都被人家宣称为我们服务了,已经习惯了这种语言和气场。不自觉地,机会来了的时候就代表别人了,这是潜移默化导致的心理变态和脱口而出,对一些自认为是中国精英的身上,可能甚为突出。
一次特招,韓國外交通商部長柳明桓辭職了;兩瓶小酒,新西蘭房屋部長希特利辭職了;幾句言語,日本法務大臣柳田稔辭職了。58條人命啊…… 没有官员因此而辞职。
最能说明政府放弃责任的是食品安全监管,由于中国有毒食品泛滥,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包括大型国企与金融机构,干脆花钱租地开垦蔬菜自供基地,保证自己所属这个团体人员的餐桌安全。这意味着纳税人供养的政府滥用税款为自己构筑一条食品安全防护带,并逃避了应该负起的食品安全监管责任。
胡适日记:民主既不是为了反腐败,也不是为了改善民生,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改变权力架构,民主社会甚至可能比专制社会还腐败、民生还差。但是民主社会肯定不会再有“被”抢尸,不会再有“被”强拆,不会再有“被”代表,不会再有“被”喝茶。给“民主”加上太多的“负担”是一种阴谋!民主其实只解决“分权”。
你们强暴我们时,说要与国际接轨;不让我们喊疼,你们说这是中国国情。我要问的是,60年里,是哪些狗杂碎们把中国国情搞得越来越复杂?
《新华日报》1946-1-18:工人时时会失业,失业后又不准要求救济,还要抓代表;官办工厂拖欠工资,工人不能去要,倒反要被抓去坐牢,人民“乐业”吗?顾事实的人都将异口同声:不能安居乐业,是没有民主自由!说到四大自由,除法西斯独裁者外,还没有人反对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标签云

%d 博主赞过: